今日東奔西走   請了幾位朋友幫忙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

頭痛異常   看來真的要準時吃藥了

躺在床上   心裡想著此時此刻的妳在做什麼

原來妳也沒上班   好想見妳弄完頭髮的樣子

但我知道妳不會見我   我只能躲在遠處偷偷的看妳的新髮型了

此刻的我   好累

閉上眼想休息一下

感覺時間過了很久   腦中又浮現熟悉的身影

突然間驚醒   瘋狂的找尋手機

因為…   我夢見妳打電話給我了

而我卻找不到手機   看到手機才知道

這一切又是我的幻覺   而感覺昏迷很久的時間也才五分鐘

壓抑不住的淚水   再次佔據我的眼眸   不爭氣的滑落

為什麼被放棄的是我而不是他

為什麼他能自由的進出妳的家   妳的心房

為什麼妳口口聲聲說2個都不想傷害

卻只有我被無情的踐踏   而他卻暗自竊笑

看著他騎車遠去的身影   當下真的很生氣   很想追上去

滿腦子的為什麼   其實都知道原因

但就是無法說服自己相信

不斷的逼問自己   不斷的說服自己

我把自己逼向絕境

我還能承受這壓力多久   我不知道

或許就在我沒有任可撁掛的時侯吧

生亦未必樂   死亦未必苦

真的好累好累   好想在充滿回憶的地方

靜靜的休息

創作者介紹

文森特の灰肝誌

文森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